高频彩平台

那 年 月 夜

编辑发布:网站新闻编辑部   时间: 2019-10-10 【字体:

丁连波

    又是一轮圆月悬挂夜空,皎洁如洗。工地,灯火通明,车辆穿梭,机械轰鸣,好一派繁忙之景。望着月亮,我的思念如同潮水般涌进心田,禁不住拿出手机,拨出那串熟记于心的号码。

    “妈,你们吃饭了吗?孩子今天在家乖吗?有没有调皮......”

    “宝贝,叫妈妈,有没有想妈妈啊!晚上吃的什么好吃的?给我唱首儿歌,背首唐诗......”孩子的纯真稚朴,妈妈的谆谆唠叨,虽然隔着话筒,仍让我觉得很是幸福快乐!

    我是一个铁二代,爸爸曾是一名铁道兵,兵改工后成为了铁建人。在我小时候的记忆里,爸爸一年也就春节回家呆几天,在我和弟弟对爸爸的感觉刚从陌生逐渐变得熟悉时,他的休假时间也就到了,必须要回到工作岗位而离开我们。我参加工作前,一直不能理解爸爸到底是怎样的工作,必须要常年在外奔波,让我们的亲子关系只能通过妈妈的转达,和表达不全面的书信,以及后来才有的电话中去体会那一点点的温暖。从那时候起,我便喜欢上了月亮,每当看到月亮,我就在想:我的爸爸此刻在遥远的他乡忙些什么?有时,我会托着腮,把对爸爸的思念说给月亮听:“爸爸,今天我写的作文得到了老师的表扬,并作为范文在班级里讲解,我想把这个消息第一时间和你分享。你什么时候回家啊?你都快一年没回家了,过年能回来吗?身体好吗?我和弟弟很想你。今年妈妈养了一只猪,长的很肥,妈妈说等你过年回来杀……你自己一人在外面工作,要保重身体,希望你能早点回来,好想收到你的回信啊……”

    时间总在不知不觉中流逝,转眼间我也工作了。记得当时爷爷、爸爸给了我两个选择,当兵和进入爸爸的单位,在经过激烈的思想斗争后,我选择了和爸爸一样的工作。因为我想了解爸爸为什么会常年不在家的原因。

    就这么一晃我参加工作已经13个年头了,可是我回家的时间和父亲回家的时间一样少,甚至更少。13年间,我和父亲的角色发生了互换,以前是我和妈妈弟弟一起去车站送爸爸离开,后是年迈的妈妈推着爸爸,牵着孩子一起送我和弟弟离开,年迈的父母含着泪拽着孙女,场面令人心酸。由于我们的工作性质,与家人都不在一个城市、而且大部分的工程都在比较偏僻的山区,有时一年回一趟家,更甚者一年还回不了一次家。为了国家建设我们必须要坚守在岗,铁建人大部分的节日都是用这样的方式将平安祝福送给远方的亲人。

    其实,每一份工作每一个岗位都很重要,都因热爱所以坚守。我们的大家庭就像一台庞大的机器,上面每一颗部件都是不可或缺的。每个人都是机械的一个零件,各尽其职,只有各自都熟练完成自己的工作,整个机械才能正常的运转。做好自己的工作,是对自我的一种认可。工作和生活都向往着幸福,但幸福是你用怎样的态度去看待生活。如今有高速铁路,交通便利发达,我们可以挤一点时间回去和家人团聚,虽然时间短暂,却能解一解思念之苦;还可以和父母儿女随时视频通话,也能感到淡淡的幸福。

    今晚的月亮,和那年的月夜一样明亮,沐浴在同一月光下的亲人,希望你们都平安幸福?


作者:重庆市沙坪坝区 集团五公司机关