高频彩平台

山 到 高 处 人 为 峰

编辑发布:网站新闻编辑部   时间: 2019-10-18 【字体:

张明明

    墨江——鱼塘镇——大山村,往返5个小时,200多公里,海拔高差接近1900米。这里不是景区,风景却胜似景区,没有平坦的观光大道,而是一峰淡似一峰的山水,一程高于一程的山道,一弯急过一弯的云端之路。

    就在这里,有一支队伍。他们2016年始就驻扎在这彩云之南、云端之上,走着坎坷的羊肠小道,铺就着气势恢宏的“一带一路”西南大通道——中老(中国-老挝)国际铁路。他们从四年前登上这高山白云的奋斗舞台后就一直没有下来,牢牢坚守在这座名叫“大山”(项目驻地叫大山村)的山岭,把“家”安在了彩云之巅。

    他们,不是边防战士,也不是森林武警,而是新时代的铺路人!

“进来就不想再出去了,出去就不想再回来了”

    “进来就不想再出去了,出去就不想再回来了。”在与员工兄弟们聊天时,这是听到最多的一句话。当然背后的辛酸只有他们自己知道。

    铁道兵老前辈说过:“越是风景漂亮的地方,条件越是艰苦!”这在集团公司中老国际铁路项目得到了最好的验证。

    十一局中老国际铁路项目部驻扎在大山村的山顶上,海拔1600多米,由一座废弃的学校改造而成,背靠大山,面临深谷,空气湿润,植被茂盛。由于雨水十分充沛,项目部常年被云雾缭绕的雾气包围着,从项目部屋顶望去,脚下的一座座山峰鳞次栉比,排列眼前,云海奔腾宛若仙境一般。

    因为云海都在脚下,该线路又是从玉溪到磨憨的一部分,所以大家给它起了个好听的名字:“云端上的玉磨”。云海胜境之上,就是这些筑路人的“家”了。

    “在这里待着想家吗?”

    “想啊,当然想,但回家太远了,项目上也走不开,所以也只能想想了,每年回一趟家就可以了。”

    “在这里待的时间长了,项目上的兄弟们早都成亲人了,跟家也差不多。”

    这是笔者与项目办公室小伙鲁天恒的一段对话。

    “我们这里风景好是好,就是出去一趟太不容易了!”负责项目食堂的陈师傅说道:“每次买菜到墨江县城要两个多小时,早上7点出发,到菜市场就9点多了,先采购新鲜的肉类和调料,吃过午饭采购蔬菜再帮同事拿几个快递,回来就下午三四点钟了。偶尔路上遇到突发情况,到项目部就晚上了。基本上买菜就需要一天时间,为了保证大家能吃上新鲜的食材,每次买菜只买两天的量,所以隔一天就要去一趟墨江县城,车轮都跑坏好几个了!”陈师傅笑着说。

    在项目部一楼的一个小仓库里,堆着满满一屋子的轮胎。笔者好奇的找到办公室小鲁问道:“没见过有别的项目会准备这么多备用轮胎呀?”小鲁回答道:“咱们项目部到最远的一个工区开车需要3个小时,路况特别差,上山下山翻山越岭的,没有车根本去不了施工现场,所以皮卡车也多。路上坑坑洼洼全是石子,轮胎特别费,两三个月就磨平了,镇上没有修车的地方,到县城又特别远,有时候车轮磨平了几个司机就相互帮忙自己换了!”

“咱们这儿的司机可个个都是神车手,这路一般人还不敢走呢!”小鲁补充道。

    在去新华隧道口的路上,有一辆车翻倒在路边的山崖下,同行的同事惊叹道:“有个车翻在下面了!”司机说:“哦,当地人拉沙子翻了,还好有竹子挡着了,人没事!”语气中似乎司空见惯一般。

    项目副经理、安全总监刘晓东说道:“前天去一工区,有个小伙子说:我都快3个月没去过镇上了!还有个同事因为常年不着家,这两天媳妇正闹离婚呢!听到这话,心里真不是滋味。虽然镇上也没啥。”

    随司机加油的时候路过镇上,只有一条百十来米的坡道,边上两排平房,就是所谓的鱼塘镇了。镇上平时很少有人,连个理发店也没看到,没有快递收发点,有一个加油站,常常卖完油关门了事。

    在这样的条件下,他们坚守了4年,奋斗了4年。要说何以为家?项目部的三层小楼、身边共同作战的兄弟们,有他们在,这里就是“家”!

“山路跑多了也就习惯了,总要有人坚守着才行啊”

    “新华隧道15845米,石头寨隧道11842米,10个掌子面同时开挖,5个地热高温,2个涌水,1个泥石流加大变形,只有两个工作面还算正常。”生产副经理刘晓东介绍道。

    面对如此施工环境,施工队伍换了一批又一批,大都是因为隧道内温度太高、材料供应困难而不愿意干。刘经理说:“前几天还有两个工人在新华隧道二号斜井干了两天就偷偷跑了,工资也不要了,连和他们队伍的负责人招呼都没有打!”

    新华隧道一号斜井内,持续温度43℃,即使加装了通风设备也闷的喘不过气来,工人热的衣服也穿不住。为了保护工人们的身体健康预防中暑,项目部专门采购了三台制冰机和一套空调机组,每天3次往隧道里运冰块,隧道内准备了吸氧机,经常有工人背着氧气干活。

    项目专门从墨江县城采购了大量的人丹等防暑降温药品,要求每名进隧道的人都必须先吃下并且随身携带,若感到身体不适还要立即吃。

    “我们十几个都是从利川来的,去年下半年到这个隧道里施工,从来没见过这么热的!高原上的活我们也干过,真没见过施工环境这么恶劣的,进来20分钟就不行了,每天送进来这么些冰块也降不了温。”隧道内,工人一边用冰块擦拭着胳膊一边说道。

    带进来的水一会儿就成了“热水”,大家把水瓶放在冰块上冰镇着,有人干脆就坐在冰堆上“乘凉”了。

    “昨天清理的泥石流今天又堵上了,三台水泵同时抽也抽不干,整个作业面就像水帘洞一样,刚做好的二衬也被冲开了。”

    一夜之间,涌出的泥石流几乎覆盖了整个掌子面,只剩下最上端还在汩汩地流着水,二衬中的钢筋也在泥石流的强大压力下断裂了,渗出的水顺着泥石流流下,夹杂着较细的淤泥汇聚成了一汪足以没过膝盖的泥潭,水泵昼夜不停地轰鸣着。

    工人们穿着防水的服装,站在水里握着风枪,像冲锋的战士一样,手里的风枪“哒哒”作响。

    “想过下山吗?”

    “当然想过。可是,我很快又说服了自己,我从项目上场就在这里待着了,山路跑多了也就习惯了,这个地方总要有人坚守着才行啊。”去年公司的十佳优秀总工张克宏说道。

    去年9月8日墨江地震,他们舍生忘死、奋勇当先,给受灾群众和救灾人员义务送盒饭,把自己的宿舍腾出来给村民住。10月8日,当地连降暴雨引发洪灾,清理塌方、淤泥3000多方,他们一边恢复生产一边帮助当地抢修县道、疏通河流。当地雨量充沛,道路泥石流塌方更是家常便饭,这支铁军无论走到哪里都将“军魂”带到哪里,每一次抢险他们永远冲锋在前。

    璞玉出深山,琢磨器始成。这支队伍在这群山之巅历经苦难,经过岁月的精雕细磨,用汗水和意志锻造出了“不畏艰险、勇攀高峰”的“玉磨精神”。

    他们始终秉持着坚定不移的信念坚守在这高山深谷。群山之巅有他们的足迹,河流溪谷有他们的足迹,110公里亲手修建的施工便道上更是布满了他们的足迹。他们不是战士,却个个有着战士一般的坚韧和勇气。就是这样一支队伍,正在铸起“一带一路”西南大通道上的一座历史丰碑。

    天擦亮,白云正从脚下徐徐升起,熹微的阳光穿过云层照在鲜艳的五星红旗上,山顶上项目部里人头攒动,隧道里机器又开始轰鸣了。(审稿/肖帆)


项目部驻扎在彩云之南、云端之上


项目部驻扎在彩云之南、云端之上


项目部驻扎在彩云之南、云端之上


工人们站在水里,像冲锋的战士一样,手里的风枪“哒哒”作响


隧道内,工人们用冰块擦拭身体来降温


涌出的泥石流几乎覆盖了整个掌子面


逶迤的施工便道


2018年10月8日,连降暴雨引发洪灾,项目组织机械设备清理河道